哈哈怪

注意,嘉吹到场。

当他们是吸血鬼【格瑞/雷狮/金/安迷修】

拜托我能不能去死:

•是修罗场,不是段子,他们吃醋的时候!(应该是R15系列吧..?)
•你和他们是契约关系!
• @壊れやすい 太太的点文!
•我就不应该立下flag_(:з」∠)_慢慢还债中x
ready?GO↓














格瑞.ver


“格瑞...?”

你朦朦胧胧地睁开眼,靠着从窗外洒进来的月光辨清了眼前的人。

他没有解释什么,直径向你走来。你刚想发声,却又想到刚来时安迷修的好心提醒。

“即使我们半夜进入了你的房间,不必太过惊讶。我们只是恰巧‘口渴’了而已,不会对你做出格的事情。”

你把卡在喉咙眼里的求救咽了下去,安静地躺在床上。只不过——昨天金留下的痕迹....

你心虚的摸了下脖子。

你的小动作被格瑞看在了眼里。

他慢慢俯下身,露出了獠牙,刺破了你的皮肤。


好像比以往更痛了些...格瑞咬的地方貌似是金昨天留下的咬痕。

身边人已经停止了吸血。开始吮吸刚才的伤口。他的手渐渐移到了你的腰上,你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并开口阻止:

“格瑞,你在干什么..快停下。”

“闭嘴。”















雷狮.ver

你不敢与他对视,总感觉盯着他的眸子,就像是猎物害怕的盯着捕食者。

你总是下意识的躲开他。

今晚你洗完澡后开始坐在床边擦拭头发。今天你的心情很好。所以嘴边哼着你喜欢的曲子。你没有像他们吸血鬼的警觉性,雷狮进了你的房间也没有发觉。

“我的——猎物?”

你的身体一颤,毛巾也随着轻微的震动而掉落。

“是,是需要吸血吗?可以回避一下吗,我想先换件衣服。”你害怕的看着地板,避开他的视线。

“你好像一直在躲着我?”

他向你逼近。

“我连吸血的次数都少的很呢。”

你开始往后退。

“不用换衣服了,就这样吧?”


你被他逼近了墙角,他强行抱着你丢在了床上,他趁你还没缓过来,便欺身压了上来。

他把你的腿抬高,亲吻着你的大腿根部。


“吸血的话?果然还是大腿根部的血更好喝吧?”














金.ver

你平常无聊的时候,爱和金聊天。

金也很健谈,毫不介意你来找他。

你因为想要出去探望下父母亲,最近总是在忙这事,也每天都会麻烦安迷修。

你终于忙完了,在有空闲的时间时,你跑来找金解释自己那几天没有找他。

“原来你不是去给安迷修‘送血’啊?我才需要抱歉,我误会小姐你和安迷修的关系了。”

“诶?没关系,以后我还是来找你聊天!果然和金待在一起最轻松啦!”

“我也是吸血鬼哦。”语毕,他一口咬下。












安迷修.ver

他很温柔,明明是个吸血鬼,却做着与本身相反的事。

你记得刚来时,在这里迷了路。差点误闯进雷狮的房间,幸好安迷修即使喊住你。

安迷修这才为你说明这件房子的构造。说完后还道歉是自己的错误。

他也只是在固定的时间吸食你的血液。


你像往常那样走进他的房间,他直接抱住你,在你的肩膀下留下了印记。

“小姐,我也是会吃醋的。”

评论
热度(477)

© 哈哈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