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怪

注意,嘉吹到场。

【轰出】恋爱雷达(已完结)

赤渊:

轰焦冻中了敌人的个性,中了个性的人会无法自拔地爱上中招以后视野之内第一个看见的对象……之后,发生的故事。

一万一千字一发完结,甜,不甜不要钱!!!!!! 

==================

《恋爱雷达》

Love Detector

CP轰出

BY赤渊

 

///

“不要走。”

轰焦冻伸出手,当着救援地点所有人的面,拽住了正准备赶往下一个事发地点的英雄——“人偶”的手腕。

“诶?”英雄人偶明显有些诧异,“怎么了吗?轰同学?”

轰焦冻看着他,平静的眼神一如往常,但绿谷出久还是察觉到哪里有些不一样,比如轰同学的目光里好像带了点热切,这点热切不是同学、朋友之间的那种,反倒像是什么爱情电影里,男主角将要表白时候的……嗯?!

“我喜欢你。”在众目睽睽下,已经小有名气的英雄之子——英雄“焦冻”说出了震惊世人的不得了的发言,好像一记重锤,把所有人都砸懵了。

不光是绿谷出久,在场的所有职业、实习英雄,连被救援的群众都目瞪口呆。

“等等……你,你说什么?”

 

///

“所以……是敌人的个性。”职业英雄解释说。

“个……个性?”

“没错,个性的名字应该叫做‘恋爱雷达’,Love Detector——Special!中了个性的人会无法自拔地爱上中招以后视野之内第一个看见的对象,也就是你了!”

“可是,可是,这……”绿谷出久有点懵——会感到懵这也是正常的,谁能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呢?自己和轰同学现在隶属不同的职业英雄事务所,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两个事务所的联合活动是他们这一个月的唯一一次见面,本以为只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救援,哪知遇到了难缠的敌人,更棘手的是这个难缠的敌人还有着更难缠的个性,在作战过程中,轰为了掩护,替自己挡了一下攻击,受击的当下并没有什么异常,大家都以为那一下攻击无事发生,哪知道轰竟然中了这样的个性,被迫地……爱上了同性的同班同学。

“那敌人……”

“很遗憾,没有抓到。”职业英雄为难地摊了摊手,“这个敌人的资料太少了,我们能知道的只有这个个性的名字与效果,不知道它的解决方法以及持续时间,所以……”

绿谷出久担忧地转了头,看着隔着隔音玻璃,正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接受全身检查的轰焦冻。

“所以,不知道他这样子会持续多久,是吗?”

“是的……但全身检查下来,好像没有什么别的问题,应该只有喜欢上你这件事,所以这两天,可能还要麻烦绿谷你,毕竟……”职业英雄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毕竟他……嗯,你明白的。”

“我明白。”绿谷出久心里一团乱麻,“那请问轰同学的家里那边……?”

“这个不用担心,我们在场的这些人,都会尽量向安德瓦隐瞒。”职业英雄看向他,“这两天,轰就先拜托你了。”

 

///

该怎么办。绿谷出久想。

虽然已经答应了事务所那边,可是这种事情……论谁都是不会有处理经验的啊!绿谷出久站在检查室门口等待,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十多分钟后,他就看见轰焦冻从里面出来。

轰焦冻看见他,平静的眼睛似乎亮了亮。

“那个……轰同学。”绿谷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往哪里摆,“你没事吧?”

“我没事。”轰焦冻的身体状况看起来确实没什么事。

“那……那还得麻烦你,这两天住到我那里去……”

说出这些话都觉得不好意思,上了中学以来,绿谷出久就从来没有邀请过同班同学来家里留宿,百年难遇的一次,邀请对象竟然是轰焦冻,况且还是非正常状态下的轰焦冻。冷静点,绿谷出久对自己说,就像面对正常的同班同学一样,不要有什么不妥的表情,保持微笑,平和邀请,对,就这样,眼前的依旧是轰同学罢了,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冷静,冷静……

“真的可以吗?”轰怔怔地看着他,“住到绿谷同学家里。”

“诶?可,可以啊。”他回答着。

然后他的手被握住,轰焦冻较为冰冷的温度透过手心传过来。绿谷出久慌乱地抬头,对上的是异色的瞳孔,里面写着满溢的、不加掩饰的、名为喜欢的情绪。

“我很高兴。”轰焦冻看着他,说。

所以冷静……

这怎么冷静地下来?

 

///

“诶诶,小久的同学吗?”

绿谷引子的百洁布落到了地上,她匆忙捡起,还是有些手足无措。她甚至有点想哭,出久是多久没有带朋友回家了?几年?站在玄关处的男孩与自己的孩子年龄相仿,有着一头红白相间的头发,清秀挺拔,这些外貌特征好像有点眼熟,绿谷引子仔细回忆了一番看过的雄英新闻,立马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这位是……安德瓦的……”

“伯母,您好。”轰焦冻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

 

离饭点不久了,虽然绿谷出久反复说明不用太在意他们,但绿谷引子还是拎着包紧急出门去了超市,说要多买一些菜招待客人。绿谷出久在客厅沙发上与轰焦冻沉默对坐了很久,决定去拿一点录像带来看。

太尴尬了。绿谷出久第一次觉得那么难和同班同学相处,原因一大部分是由于轰焦冻一直在看着他,从进门到现在,轰焦冻的眼神就没有从他身上挪开过,平静却炽烈,不容忽视。绿谷出久拿出了自己珍藏的欧尔麦特录影带,想努力转移一下对方的注意力。他蹲在放映机边上,把录音带插进去,电视开始作响,欧尔麦特的脸像是救星一样出现在屏幕上。

“轰同学。”

几分钟以后,依旧被目光凝视着的他忍不住说。

轰焦冻点了点头,示意他在听。

“轰同学一直在看我。”他紧张地抓了抓沙发上的坐垫。

“嗯。”轰焦冻根本不想否认。

“那个,是因为……”

“因为我喜欢你。”

“诶,不是,等等,轰同学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喜欢你吗?”

“嗯……”

应该回答不出来的吧,毕竟现在这一切的举动都是因为敌人的个性罢了。轰同学应该回答不出来理由,中了个性以后的喜欢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那只是——“个性”而已。

“因为绿谷同学是个很好的人。”轰焦冻似乎认真地在思考,他慢慢地、一字一句地、但是笃定地说着。

“很关心别人,很善良,也很聪明,总是在危急时刻想出保护身边人的办法。”

“在我陷入痛苦与迷茫,无法脱身的时候,是绿谷同学伸出手,把我拉了出来。”

“绿谷同学是个很温柔的人,对每个人都很温柔,温柔到让人嫉妒的程度。”

“所以我经常会想,这份温柔能不能只属于我一个人。”

“这些,算理由吗?”轰焦冻最后轻声问。

等等,等等。

不按想象的发展了。

绿谷出久愣在沙发上,像一具石化的雕塑,半天没蹦出一个字来。这算什么?比之前杀伤力更大的表白吗?虽然早就知道这都是个性作祟,可是现在轰焦冻就这样看着他,用无比温和的、认真的眼神。绿谷出久不由自主地觉得脸颊发烧,这不行,等等,明明自己是来帮助轰同学的,怎么连他也要被这个奇怪的个性影响了?

“等等,别说了,没,没事了。”

轰焦冻点头。绿谷出久咚地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觉得耳根发烫。

 

///

这个性太可怕了……绿谷忍不住想,竟然能强到这种程度吗?

不只只是单纯的、无理由的喜欢,与之相反,轰焦冻的喜欢竟然还是有理由的。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英雄记事本上可以加一页对这类个性的研究了。他突然有点庆幸,还好轰焦冻中招,喜欢上的是站在正义一方的同伴,要是不幸地在战场上不由自主爱上了敌人,那不是相当麻烦了吗?

轰焦冻礼貌地吃完了一顿饭,还夸了伯母的手艺真好。被自己儿子帅气的同学、No.2英雄之子夸奖,绿谷引子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虽然现在的轰同学让人觉得非常棘手,但看到妈妈高兴的样子,绿谷出久忍不住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果然以后……可以多邀请朋友来家里玩啊。他想。

“啊,我啊,一直很担心小久。”绿谷引子叹了口气,“其实他在家里,很少讲到学校里的同学关系呢,我一直怕他不合群,原来轰同学在学校里……是小久很好的朋友吗?”

“很好的朋友……”轰焦冻皱着眉头,似乎在仔细品味这几个词,然后他抬头:

“其实,我是因为喜……”

“啊啊啊啊等等我突然想起我有个重要的东西要给轰同学看!”千钧一发之际,绿谷出久从椅子上跳起来,捂住了轰焦冻的嘴巴,不让他说出下面的可能会把自己妈妈吓晕过去的发言。在绿谷引子纳闷的目光下,他拉着轰焦冻噔噔噔就往楼上走。

“小久?”

“我带他先上去!”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也快被吓晕了。

 

///

内裤买了一套新的,睡衣是绿谷的,有些短。

轰焦冻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黏在额头上,绿谷递给了他一条白色的毛巾。轰焦冻坐在绿谷的床边擦着头发,表情平静。

“那个……轰同学。”绿谷出久心有余悸,“衣服还合适吗?”

肉眼可见的小了,睡衣是一套备用的,上面是欧尔麦特的大头,裤脚偏短,衣袖也偏短,毕竟两人有着十厘米的身高差。轰焦冻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绿谷出久递给他一个吹风机,他接过。

“我来帮你吧。”绿谷想了想,提出建议。

轰焦冻听话地点了点头,把吹风机递还给他。

轰焦冻的头发凉凉的,柔软又顺滑,热风把上面的水珠吹干,服帖地贴在额头上。吹头发的时候轰焦冻伸手握了握他的手腕,绿谷出久手一抖,差点把热风吹到他脸上。

“那个……”他把手抽掉也不是,留着也不是,进退两难。

轰焦冻看了看他的表情,主动放开了手。

 

绿谷出久在地板上铺了被子,拿了枕头。

只有一个房间,让客人睡地板也太不应该,况且客人还是轰焦冻。他们一起看完了一部英雄电影,这次轰焦冻并没有说出任何让人不知所措的话了,他从头到尾都安静地坐在绿谷身旁,像是一个不说话的精致瓷娃娃。

绿谷出久没来由地觉得有些愧疚,而他也不明白自己这点愧疚从何而来,因为自己拒绝了对方的示好?他没有接受的理由,因为……那不是个性的缘故吗?因为“恋爱雷达”,轰才会对自己有这种感情的,如果接受的话,那才是太奇怪了吧!

片尾放字幕的时候,他悄悄偏头,看了看轰焦冻。

轰焦冻的侧脸很好看,下颔线条优美。有着红白相间发丝的男生眼眸低垂着,也不说话,瞳孔里深深的,看起来有一丝……难过。

在他愣神的时候,轰焦冻转头看他。

“我是不是让你感到困扰了?”轰焦冻轻声问。

绿谷出久心里一跳,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充斥着他的胸腔,他说不出那是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手放上了轰焦冻的后背。

就像被热水浸泡着的浴球,一点点变大变胀,连着内心该有的排斥都被恰好的温度软化地一塌糊涂,绿谷出久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在想什么,也说不清自己在做些什么了。迷迷糊糊地,他甚至也觉得自己中了个性,被“恋爱雷达”攻击的仿佛是他,只有这样,现在他所做的一切才说得通。他拍着轰焦冻的后背,像是安慰他,轰靠近他,把脑袋枕在他肩上。

“没有。”

绿谷出久听见自己这么说。

 

///

奇怪的一天过去了。早上绿谷出久看着天花板,这样想着。

轰焦冻睡在他边上,安安静静地蜷缩在床的另一端。绿谷昨晚本来的安排是自己睡地板,轰焦冻睡床,但轰焦冻摆出了绝对不会让他睡地板的架势,并且坚定表示要是绿谷睡地板的话,自己就睡到阳台去,于是最后只能两个人一起睡在床上。床不大,容下两个高中男生有些困难,两个人都老老实实地各自缩在各自的床沿,翻身都不敢地一直到天亮。绿谷出久是先醒的,他转了个身,看见同睡人闭着的眼睛,轰焦冻的睫毛很长,密密的,像小扇子,又像一枚薄薄的蝴蝶翅膀,温柔盖在眼睑上。

他看了一会,静悄悄地准备翻身起床。

应该结束了吧……他想,一天过去了,轰焦冻受到的个性应该有概率已经解除。不知道轰同学会不会记得这一天荒唐的一切,要是记得的话,这也太羞耻了……曾经对一个同班的同性表白什么的,换成哪个男生,估计都恨不得把记忆删除吧。

他蹑手蹑脚下床的时候,突然被用力一拉。绿谷出久反应不及,整个人往后倒去,后背触碰到的不是床板,而是另一个人的胸口。轰焦冻从背后抱着他,下巴靠在他的肩膀。

“不要走。”轰焦冻说,双手抱得更紧了些。

被子被踢开,窗帘半开半合,晨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洒在桌上与床头。轰焦冻还没睡醒,呼吸平稳宁静,打在他的脖颈,腰上的手心温度适宜,再好不过的早晨。

绿谷出久甚至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快得像要爆炸了。

 

///

“今天也没恢复吗?”职业英雄压低了声音。

“嗯……”绿谷出久低着头。

从早上的行为来看,这明显就是没恢复。“恋爱雷达”的效果让轰焦冻就差把喜欢他这几个字写在了脸上。绿谷出久偷偷往外瞄了一眼,轰焦冻正在事务所门口等他,背靠着墙,他长得帅气,事务所门口来来往往的路人都在看他,女孩子们甚至小声议论。

“我们收集到了一点那个敌人的信息,现在已经出动了人手抓捕,要是实在解除不了,抓到了敌人以后,总会有办法解除个性的。”职业英雄说,“昨天应该……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没有没有。”绿谷出久连忙摇头,“轰同学是为了掩护我才中了个性,是我给他添的麻烦才对。”

“唉,也麻烦你继续照顾他了。”职业英雄拍了拍他的肩。

 

绿谷出久出了事务所,靠在墙上的轰焦冻一眼看到了他。他手上拿着一个纸袋,看见绿谷来了,把纸袋递给他。

“这是?”绿谷出久愣了愣。

纸袋打开,里面是一个冒着热气的稠鱼烧。

“给我的?”绿谷诧异地看他。

轰焦冻点了点头。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轰焦冻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门票。

“我知道你今天也没任务。”清秀的男孩似乎也有些害羞,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能和我一起去玩吗?”

 

///

绿谷出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男生一起来逛水族馆。

轰焦冻走在他边上,他们一起被人群推挤着向前。正是双休日,水族馆的游客非常多,叽叽喳喳的小孩子跑来跑去,玻璃隧道里更是人山人海。绿谷出久挤了半天,才在玻璃隧道里挤出一个够两人站的位置来,他回头,轰焦冻正皱着眉头,被一群乱拱乱跑的小孩推来推去。绿谷一边被旁边的人挤着,一边费力地伸手,努力地把轰焦冻拉到自己身边。

“这里能看见水母。”绿谷出久艰难地把脑袋贴在玻璃上。

太挤了,轰焦冻被挤得几乎整个人从正面贴在绿谷身上。他们的身边应该是一队春游的小学生,小男生打闹的手指几次都要戳到绿谷的脸。他一边说着别挤别挤,一边想给轰焦冻留出一个空位来。但他失败了,轰焦冻被后面的人推搡着,只能把手臂撑在绿谷脑袋边的玻璃上,整个人往他的方向倾。轰撑在玻璃上的手臂把他圈住,身高差又刚刚好,姿势像极了……一对高中生情侣。

“这……”

这太不妙了,轰焦冻的脸近在眼前,人群还在推来挤去,好几次绿谷都觉得轰的鼻尖已经擦到他了。他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轰焦冻微微皱起的眉头。被挤得很难受吧……他想,早知道就不该来看什么玻璃海底隧道……他觉得自己耳根有些发热,于是微微转头,把视线挪开,想努力不看轰焦冻的脸。

“人太多了。”轰焦冻说。

“是……是啊。”他赶紧接话以打破尴尬,“轰同学为什么突然想来水族馆?”

“因为没来过。”轰回答。

海底隧道人又多又吵,淹没了轰的声音,绿谷没有听清,于是又问了一遍。在喧哗与吵闹中轰焦冻低下头,靠到他耳边。

“因为以前没有来过,想和喜欢的人一起来一次。”他说。

这次是凑在耳边说的,绿谷听得不能更清楚了。他的脸刷拉一下立刻红透,只能低头,轻轻地说了个哦字。

轰焦冻还在看着他,用手在人群中给绿谷圈出了一块空地,护着他不被挤到,外面的吵闹似乎都被手臂隔离开来,这里只剩了背后蓝色光线下缓缓游动的水母,还有男生认真的眼睛。

这是个性的原因。绿谷出久不停提醒自己。

他的脸红极了,耳根发烫,心跳加快,眼神飘忽。他用手臂挡住自己,内心祈祷轰焦冻并没有看见。

这都是……个性的原因。他无声重复。

 

///

真的像恋人一样。

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是暖黄色的,照亮一片昏暗的小道。半途绿谷引子打来了一个电话,说小久实在对不起,远房亲戚突然有些急事,今晚妈妈不能回来了,小久好好照顾客人。

挂下电话以后,绿谷出久悄悄抬眼,看了看边上的轰焦冻。

他们刚刚吃完饭,在满大街都是的西式快餐店解决的。离家并不远了,慢慢走过去,十多分钟就能到。夜色静谧,路灯的光照在轰焦冻的脸上,线条显得柔和温暖。

绿谷出久尽力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驱逐出去,关于个性,关于身旁这个男生,或者其他。现在连他自己都陷入了少有的迷茫,绿谷不能为自己的行为与感受找寻一个合适的理由,也不知道该如何与这样状态的轰焦冻再相处下去。明明知道这都是个性的缘故,但情感却不由自主被带着走远,轰焦冻的一举一动都是真实存在的,他在给他带来巨大的影响,从开始到现在。

“绿谷。”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嗯……嗯?”他回过神来。

“你在发呆。”轰焦冻说。

他没有否认。确实在发呆,他把思绪收回,目光放在了比自己高的同学的身上。

“这样的轰同学,真的很少见。”他忍不住说。

不是少见,是从来没有见过。展露感情的轰,喜欢自己的轰,如此温柔的轰,因为“恋爱雷达”,寡言少语的强大男生向自己表现出了最美好、最可爱的那一面,他体贴又细心,温和而冷静,绿谷出久几次觉得自己要沉迷其中。轰焦冻从来都足够吸引目光,而恋爱中的轰焦冻,果然是个更加吸引人的存在吧。

“少见吗。”轰沉思了一下。

“嗯。”绿谷出久笑了笑,把话题转移开,“快到家了。”

 

///

依旧睡在一张床。

还是原来那套短了一截的欧尔麦特的睡衣,连衣袖上都是欧尔麦特的Q版图案,轰焦冻把被子打开,然后钻了进去。绿谷引子不在,家里寂静无声,只有绿谷出久的房间亮着灯。

今天玩得有些疲劳,两人洗完澡以后,就打算早早睡觉。轰焦冻睡在靠近床头柜的那一边,他按下了开关,电灯熄灭,房间暗了下来。

绿谷出久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两天了,四十八个小时,“恋爱雷达”在轰同学身上的效果已经足足持续了四十八个小时。绿谷掐算着这个个性的强大程度,再次得出了非常厉害的结论。不知道安德瓦发现了没有……他想,要是素来冷酷的No.2的燃烧英雄安德瓦发现自己的儿子中了个性,导致强烈地喜欢上了一个同性,那估计,估计……

绿谷出久心里打了个哆嗦,希望事务所的保密工作万无一失。

虽然身体很累了,但脑子还是在一直转,从这件事转到那件事,从实习的各种差错,想到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想到后来,绿谷出久甚至忍不住要碎碎念起来。刚开口又马上醒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轰焦冻在他边上睡着,他不能发出任何会打扰到他人的声音。

“轰同学?”他轻轻地、用气声喊了一句。

轰焦冻没有回答他。

看来是睡着了,绿谷出久松了一口气。

他睡不着,最后只好轻手轻脚地坐了起来。今晚的月色很好,卧室里并不是完全黑暗,月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在并不非常宽敞的房间里。借着这点月光,他能看见轰焦冻睡着的脸庞,被乳白色的月光笼罩着,眼皮轻阖,安逸宁静。

鬼使神差的,他突然伸出手,动作小心地摸了摸轰焦冻额前的头发。他说不清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但他却依旧这么做了。红白相间的发丝从手边滑落,冰凉的触感从指间传来,沿着神经一点点传到大脑皮层。

轰焦冻突然睁开眼睛。

绿谷出久一激灵,手像触电一般收回。他吓得身子一转,眼看着就要从床上翻下去。轰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硬生生把他拉了回来。惯性作用下他趴在了轰焦冻的身上,情况太丢人,绿谷出久的脑子一片空白,他一面说着抱歉,一面正要爬回属于他的那一边床,却被一把拉住了。

轰焦冻看着他。

月光皎白,窗帘微微拂动。个性体质的缘故,轰焦冻的右手是凉的,唇也是凉的。一个再安静不过的吻,柔软却温和,轰焦冻轻轻触碰着他,带着珍视与小心翼翼。呼吸交织,眼中只剩下对方的瞳孔,异色的,倒映着自己惊愕的表情。

时间仿佛停滞了,月光洒在床头,荧荧亮着的、洁白的一片。

“我……”绿谷出久想说点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睡吧。”最后反而是轰焦冻打破了尴尬,他转过头去,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脸。

月光下,绿谷出久在一片呆滞中,看见了轰焦冻发红的耳根。

啊啊……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他猛地钻进被子里,缩到床的另一边,背朝轰焦冻,用被角盖住自己的整张脸,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

完,完蛋了啊啊……

绿谷出久恨不得……给自己一个DetroitSmash。

 

///

第三天了。

绿谷出久一晚上没睡好,早上起来,眼眶周围青了一片,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差点被自己吓到。他走出洗手间,轰焦冻已经穿完衣服了,正站在床边,帮忙叠被子。

看着背朝自己的轰焦冻,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有一大堆问题要问。“恋爱雷达”的个性解除了吗?中了个性以后的事情有记忆吗?经过这么多丢人的事情,轰同学会不会觉得再也不想和自己做朋友了?问题堆在他脑袋里,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还想问,假设轰同学现在解除了个性,并且保有记忆的话……会不会觉得昨天明明没有中个性,却在晚上触摸他的自己……很恶心?

他犹豫了很久,站在洗手间门口,半天没有动弹。

“绿谷。”轰焦冻的声音。

“在……诶?”他抬头,看向站在房间门边的红白发少年。

“去吃早饭吗?”轰焦冻看着他,温和地说。

 

没解除。

依旧没有解除。

轰焦冻走在他身旁,现在还早,还不到早班高峰期,街道来来往往的人很少,冷清的柏油路上,偶尔有几辆开得挺快的私家车呼啸而过。

他们走过一个路口,这里没有红绿灯,走到马路中间的时候,突然从某个岔路穿出一辆开得很快的轿车。绿谷出久刚要喊一声小心,手心就被握住。

轰焦冻拉着他,快速通过人行道,到了马路对面。

“……谢谢。”他说。

轰焦冻点了点头,手却没有放开。

 

轰焦冻牵着他的手,走在安静的街道,手心相连处是另一个人的温度。周围都是忙忙碌碌准备开张营业的店铺,花店的女孩捧出洁白的新鲜百合,花瓣上的水珠反射着晨光。

“轰同学……”

“那家可以吗?”轰焦冻指了指某个店铺,“对面还有游戏城。”

他点头。

心中这份异样的情感是什么?带着点甜蜜、又有些酸楚的心情又是什么?胸腔里的心疯狂跳动,手心的温度也在慢慢、慢慢地升高。酸涩与欣喜混杂在一起,让他现在也不明白了。不明白,什么都不明白,可又好像什么都明白。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一定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英雄,明明是自己的同伴中了棘手的个性,明明轰焦冻并不是真的喜欢他,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对的,而他现在竟然怀揣着小小的私心,贪心不足地希望轰焦冻中个性的时间再长一些。长一小时也好,长一分钟也好,长一秒钟也好,多出来的这一点时间,可以让他把这份感受记录下来,可以把这份感情好好掩藏,可以再一次地注视轰同学此刻看着他的眼神——对,就是这样的眼神,带着温柔与喜爱的、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眼神。

“轰同学。”他突然停步。

满心的话不知如何说起,像月色下的潮水一样涌上来,又慢慢退下去。轰焦冻看着他,而他最终什么都没说,他笑了笑。

“啊……没什么。”他指了指门口摆放着英雄模型的游戏厅,“一会我们去那里玩吧。”

 

///

轰同学果然做什么都很厉害。

绿谷出久左手抱着欧尔麦特的人型玩偶,右手抱着各种各样的玩具公仔,步履维艰。而轰焦冻却依旧没有停手,在射击游戏的操作台前,他转头问绿谷:“还有哪个想要的吗?”

“那个……轰同学,我们是不是已经打了很多了。”他结结巴巴地说。老板注视他们的愤怒眼神简直像要把他们盯出一个洞来,这不能怪老板,轰焦冻几乎打光了这个射击游戏所有的玩偶,并且完全没有收手的架势。绿谷出久艰难地腾出一个小拇指,勾了勾轰焦冻的衣袖:“我们走吧。”

“可你不是想要欧尔麦特的公仔吗?”轰焦冻反问他。

是想要欧尔麦特的玩偶,可是已经打到了……17个了啊!再多下去,运回家都是问题了!被各种大小的欧尔麦特公仔淹没的绿谷出久连连像拨浪鼓一样摇头:“已经很够了!谢谢你,轰同学!”

轰焦冻点了点头,总算放下了手里的射击枪。

 

就算是两个人一起拿,也稍微艰难了点。绿谷出久的视线被欧尔麦特公仔挡得一干二净,只能低着头,看着地面前方轰焦冻移动的脚来辨别方向。沐浴着小孩子们艳羡的目光和老板愤怒的注视,两人一路艰难地走着,终于走出了游戏厅。

走到门口,绿谷出久抹了一把汗。要不先叫一辆出租车吧?他想,至少把这些玩偶先送回家一趟,要不然这种状态,自己和轰同学肯定哪里都去不了……

手机却在这时候突然响了,熟悉的铃声刺激着耳膜。绿谷出久手忙脚乱,根本腾不出手来接电话,在轰焦冻的帮助下,乱七八糟的玩偶先放在游戏厅门口的等候椅上,他这才伸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啊!前辈你好。”

“诶……诶,诶?!”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过来一趟!”

绿谷出久放下手机,苦恼地看着等候椅上的十七个欧尔麦特。

“是有急事找你吗?”轰焦冻问。

“嗯……”是事务所的职业英雄,说释放“恋爱雷达”的敌人被抓到了,要他立刻过去一趟。轰焦冻是受害人,是一直被隐瞒着的对象,绿谷出久在轰焦冻面前不好意思开口,嗫嚅了半天,什么都不敢说

“我得过去一趟……”他说。

“好。”轰焦冻很善解人意,点了点头。

“那这些娃娃……”

“交给我吧。”轰焦冻说,“我会想办法带回去的。”

绿谷怔怔地看着他。

“绿谷。”他补充,“我在家里等你。”

 

///

隔着玻璃,绿谷出久看见的是被五花大绑的敌人。

“这就是敌人‘丘比特’,个性‘Love Detector恋爱雷达’,抓捕他花了我们整整两天,辛苦大家,总算抓到了。”职业英雄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汗,“刚刚拷问完,马上警方就会过来,把他调回监狱。”

“那个……”绿谷出久有些不解,“为什么只喊我,而不让轰同学一起过来?轰同学中了个性,现在还没有解除,应该让这位敌人,先帮轰同学解除个性才是。”

这下轮到职业英雄不解了,他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着绿谷出久。

“轰的‘恋爱雷达’没有解除吗?”他诧异地问。

“诶?是啊,没有解除,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可是……”职业英雄拿出刚刚的拷问记录,“可是敌人已经全招了,说个性到了固定时间会自动解除,‘恋爱雷达’的时效……”

“应该……不,肯定——只有四十八个小时啊?”

 

///

绿谷出久蹲在楼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是跑回来的,跑得气喘吁吁,情急之下连车都没有打,脑子一片混乱,浑浑噩噩之中竟然也回来了。离自己的家只有几十米远的距离,轰焦冻说过会在家里等他,但他没有他家的钥匙,现在应该在他家门口。

为什么,为什么?

他有一万个为什么想问,这些为什么让他的脑子快爆炸了。什么时候恢复的?哪一刻恢复的?为什么明明恢复了却装作没有恢复?为什么骗他?为什么要牵他的手?他迷惑而茫然,从他的位置,能看见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人正站在电线杆边上,身边还有一堆东西,阳光打在那个人的头发上,反射出好看的色泽。是轰焦冻和十七个欧尔麦特的公仔,明明已经离得那么近了,只要他往前跑一段,他就能亲口把这些为什么问出来,然后得到答案。

为什么?轰焦冻?

他跑了起来,阳光下他埋头狂奔,跑到了家门口。

轰焦冻果然在那里等他,红白发的男生身边是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着给他打的、大大小小的欧尔麦特。绿谷出久跑得不好看,他大口喘气,满脸是汗,滴在衣领上,轰焦冻递给他一张纸巾,他没有接。

“为什么?”他说。

他看着轰焦冻的眼睛,就像刚刚度过的四十八,不,七十二个小时一样,轰焦冻看他的眼神也是一样的,没有旁人作用,没有个性,没有“恋爱雷达”,有的只是一双异色的瞳孔,里面写着满溢的、不加掩饰的、名为喜欢的情绪。

“我喜欢你。”轰焦冻说。

 

离一段恋情的开始只剩下一句话。

 

“我也喜欢你。”

他回答。

 

END

羞涩地求个评论qaaaq


评论
热度(11717)

© 哈哈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