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怪

注意,嘉吹到场。

被隔离在厕所外的同学——雷狮

笑爆

Chedisy:

“靠,老子想去厕所。”

晚自习时,雷狮扭曲的趴在桌子上,不停的抖着腿,想要缓解不适。

“怎么了?”前头的安迷修被震得回过头,关切的询问着。顺便他拉了下椅子,远离那个被雷狮带着抖抖抖的桌子。

“哎呀…都说了老子想去厕所。”

雷狮痛苦的躺倒在桌面上,脑子里想起来丹尼尔老师上课第一天订的规矩:

“我有两个要求,希望你们可以做到。第一是不能在我的课上喝水,第二是不许去厕所。希望你们可以认真听课,你们都是充满希望的好孩子。”

他也记得金被死死钉在课堂上的痛苦。终于,他也尝到了那番痛苦的滋味。

安迷修说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那天仍旧是丹尼尔的晚自习。不过比较好的是,那是节自习课,宽松了许多。

15分钟前的课间,雷狮带着他的团队冲下楼买了泡面吃;热腾腾的汤,辛香的味道弥漫在空中,勾得多少人流了口水。

“雷狮,给我来一口呗!”面还在压着,等待泡开时,金就忍不住跑了过来,期待的看着雷狮,希望能分到一口解解馋。

“不给!”

“对,不给!想吃自己下楼买去!”佩利在远处附和了一句,就撕了盖端着泡面吃了起来,吸溜吸溜的,吃的喷香。他和帕洛斯面对面,偶尔互相品尝着对方的汤和面。

格瑞咬着吸管,“嗤嗤”的吸着已经喝光的牛奶,默不作声的看向窗外;就像是努力避开那股馋人的诱惑般让人心疼。雷德从外面拎进来了两盒千层蛋糕,呼唤着嘉德罗斯去吃。嘉德罗斯坐在位上抱着奶油蛋糕吃的起劲,无所事事的闲看着下课的教室。扭过头,就看到孤独的格瑞。他想了想,拆了个新的叉子把蛋糕分了一半:一半是自己吃了大部分的,另一半是没动的。

“格瑞,你帮我吃点。我最近减肥。”他把蛋糕放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用香甜的奶油诱惑着格瑞。

金崩溃的看着格瑞和嘉德罗斯共分一块千层蛋糕,雷德讨好的让祖玛喂他了一块草莓蛋糕,帕洛斯和佩利面对面吃泡面,雷狮邀请安迷修吃他的第一口泡面。

金特别的后悔没听秋的话,带一兜饼干来学校。

他刚想趴下睡觉,煎饼果子的香味就靠近了来,一抬头,是紫堂幻在吃。“我靠紫堂你哪弄的啊!”“楼下。”紫堂幻从窗口指了指那个快要收摊的大叔,一脸遗憾的看着金。

金刚说我去买一套吃吧饿死我了,就打上课铃了。紫堂幻瞅了瞅那人,递过了煎饼果子:“不嫌弃的话,咬几口。”

金饿狠狠的咬了两大口,葱香瞬间爆满口腔,鸡蛋和绿豆粉相融合的美妙,还有那油脆的果蓖儿。真是解馋的好东西。

“谢谢你紫堂!以后有好东西我一定不会忘了你!”

这番吵闹的场面最终是以丹尼尔的咳嗽声安静了下来。

雷狮脑子里又痛苦的回想着10分钟前自己干的蠢事:他大口的干掉泡面后,觉得还不过瘾,就把那满满一碗的汤都倒进了肚子里。

当时确实挺美的。

现在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死亡。

“我想去厕所。”他痛苦的扯着自己的发带,想要转移注意力。丹尼尔安静的坐在讲台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自习。

“哎,要不你跟丹尼尔老师说一下去,下不为例。”安迷修也是可怜这人,安慰着雷狮给他出着主意,“你要去就快去吧,憋着多难受。”

“报应!”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恶毒的笑声,压抑不住自己喷发而出的笑声。格瑞扭过头不想理那种脑子缺了弦的傻子:那肯定是金,除了他还能有谁!

“我说,你平日里的那小德行样呢,嗯?怎么现在怂成这模样了。”嘉德罗斯转过身,半靠在格瑞的桌子上,一脸嘲笑的看着雷狮颤抖的模样,“没那个胆子啊?雷狮海盗团也不过如此嘛——连个厕所都不敢去。”

不知是不是佩利忠犬的属性进化了呢,还是啥的,那小耳朵灵的很。听到嘉德罗斯这么嘲讽,坐在正中间的他立马不乐意了:

“雷狮海盗团怎么了!怎么怂了!”

“不就是去厕所吗,谁怕啊!”

“那你去啊——你看,丹尼尔盯着你呢。”格瑞从沉默中爆发,激将起了佩利的斗志——

“老师,我想去厕所!”

“嗯?”丹尼尔抬了抬眼,看向那个满脸激动的小伙子。

“老师,我真的憋不住了!让我去吧!”

“嗯……去吧。下不为例。”

“谢谢老师!”佩利收拾了下残羹冷炙,在帕洛斯友好的注视下,拎着两个泡面碗就出去了。

“……”

“你看吧,丹尼尔会让你去的。”

安迷修转身安慰着黑了脸的人:“你现在说也可以的。快去吧,一会儿爆炸了你自己收拾。”

“老师,老师!”雷狮跺了跺脚,伸出他的大长胳膊晃啊晃,终于吸引了丹尼尔的注意力。“雷狮同学,怎么了?”

“老师,我也想去厕所。”

“起哄是吧,我心软一次就没完没了了?!坐好了憋着,下课再说!”丹尼尔严厉的盯着雷狮,眼神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不是,老师…我真忍不了了。”

“你下课干嘛去了?你刚刚上课偷摸吃泡面我都没管你,现在还跟我说出去上厕所?嗯?”

“不是,我…”

“你什么你,还狡辩什么?”

“我饿了啊老师。”

“饿了?那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你现在自给自足吧。”

“别啊老师…”

雷狮灰溜溜的放下了胳膊,痛苦的捂住了裤裆:“万一真爆了,安迷修你的生活可怎么办啊。你说是不是啊?”

友善的三好学生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朝后面竖了个中指:

“滚。”

“哎呀…连你都不关心我了。这个班集体真是太糟糕了。”雷狮放弃的趴在桌子上,任由脸颊贴在桌面上,留下一片湿乎乎的印迹。

“一会儿佩利回来了,想去厕所的再去。”丹尼尔无奈的看了眼哆嗦的人。

雷狮叹了口气,突然他感觉有人戳了戳他的后背,便无奈的扭过头,看向来人:“怎么了啊?你也笑话我。”

“不是,”格瑞递过去了那个冰红茶的空瓶子,关怀道,“实在不行,就这里吧。”

“那全班不就都知道了吗!”

“我拿窗帘给你挡上——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

“那外面人呢,啊!?”

“嗨,你还在乎那个?”嘉德罗斯插了句话,气的雷狮差点尿了一裤子。他愤恨的摸着桌面上拿笔戳出来凹进去的小点点,一遍一遍,感受着凹凸不平的摩挲感,想要让激愤的心情平稳下来。

“啊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雷师停止抖腿,那种膨胀的感觉已经麻木了,他听着耳边嘉德罗斯询问格瑞时间,还有20多分钟才能下课。

“老师…丹尼尔老师…”

安迷修正埋头算着数学题,被后面微弱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撇撇嘴,心想这人真是可怜——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到他服软的样子。

“你要…”

“爆炸了安迷修就没有幸福了。”

雷德在远方听到后对其指指点点。

“你去死吧。”安迷修恶狠狠的喝下了一大口水,听着缓缓徐来的脚步声盯住了门口。

佩利清爽的回来了。

“老师我回来了!”

“坐回你的位子去,给我好好学习。”

雷狮算了算,马上去的话也许会拱起他的火的吧。“就再待一小会儿,让他觉得我不是起哄的,这样就能释放了。”这样想着,雷狮也安静的正了正身子,等着10秒钟后开口。

1,2,3……6,7、

“老师,抱歉我肚子有点难受,能去趟厕所吗?”

万恶之声来源于雷狮的前桌——安迷修。

那人一脸无力的痛苦模样,语气也是如此的温和,带着一点求和感。这样丹尼尔忍不住去多多关心这个学生;况且,人家语文成绩也是不错的。

“那快去吧,还有什么不舒服要跟我说啊。”

雷狮就那样,目瞪口呆的举着伸在半空中的手,看向安迷修从教室前门远去的背影。

他看到了,那人对他和善的一笑。

“雷狮,开心吗?”金在前面扭过头来,冲着雷狮炫耀的伸伸腿伸伸懒腰,歪七八扭的摊回椅子上。

嘉德罗斯拍了下手,嘲讽的总结道“至亲至爱的人,在最关键的时刻,从背后狠狠的捅了你一刀子。”那咬字准确,吐字清晰,内容狠毒。

“瞧这血哗哗的流着。”格瑞扯了扯窗帘,劝他快来吧。

“给我闭嘴吧都!”

雷狮愤恨的转过头,视线在教室右半面徘徊。突然他看到了鬼狐拿起水瓶开始大口的喝水。

啊,雷德也在喝。

…祖玛也在喝。

嗯,紫堂兄弟在对吹啤酒…

莱娜看了眼他后,也捧着杯子喝了水。

不是,等等!

吹啤酒?????

“老师,我要去厕所!!!”雷狮猛地站起身,怕着桌子喊,“我要受不了了!”

“等安迷修回来的。”

“老师,之前是我说要先去的。”

“人家闹肚子啊,你让让他。”

雷狮气腾腾的慢慢坐了下去,抱着我不痛快你们也别想好的心态,缓缓的飘了句话:“老师,紫堂家那俩上课喝啤酒,这不管吗?”

“嗯?”丹尼尔的视线顺着那俩人的角落转了过去,“俩人干嘛呢!喝水都不让还喝啤酒?给我出去站着!”

在紫堂林嘲讽的眼神下,他俩晃晃悠悠的逛了出去。留下难受无比的雷狮在艰难的强撑着。

“面子有那么重要吗?不如就把格瑞的瓶子拿过来用吧。”

“不行,你这样以后还怎么做人。”

“可是现在要爆炸了,谁还顾得及这个啊?”

“爆炸了也得撑着,你可是雷狮啊!”

雷狮的脑子里,有两个小家伙在打架:关于他要不要直接尿裤子的问题。

“…老师?安迷修回来了的话,我能去了吧。”

格瑞瞅着身边的人瘫倒在桌子上,几乎丧气了动力,一点都看不出原来那个骚气蓬勃的雷狮。真可怜啊。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秒针一下一下,在此刻看起来是异常的缓慢——就像是时针一样的晃动。雷狮哀哀的叹了口气,突然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安迷修终于回来了。

管他妈拱谁的火,这个厕所他雷狮今天现在必须去了。

“老师!他回来了!”

丹尼尔迷糊的双眼被惊的猛地睁开,一眼就看到最后那排那个打了鸡血似的小伙子。

“去吧去吧…事不过三,后面的就憋着吧。”

安迷修刚进门,就被冲出来的人撞了出去;连句道歉也没有,就狂奔进了厕所。

“啊,他终于不痛苦了?”

“是啊,有点可惜呢。”

“这是自习课,没法过分的起哄啊。”

“如果还是原来,我保证‘嘘一一’的让他直接在位上尿出来。”金邪恶的笑着,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画面。

后来,有人听学校的管理员上报:有个厕所堵了。

这件事被知情人士传来了。

他们都说,这是雷狮尿堵的。

评论
热度(369)
  1. 哈哈怪Chedisy 转载了此文字
    笑爆

© 哈哈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