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怪

注意,嘉吹到场。

【许墨/李泽言×你】听说你偷我的卡养男人?

艾伦:

①三P的肉,不知道你们....emmm..


②求不打QAQ


③不想看前文可以直接跳最后,虽然...我也没写多少肉_(:зゝ∠)_




  自从你上次兴高采烈拿着刚得到的奖杯砸了华锐总裁大人的办公桌之后,李泽言就限制了你的用卡金额。


  理由大概是在砸了他办公桌后不仅没撒娇讨好他还对他那句“白痴”不做任何嗔怪的反应。


  论总裁大人的心理到底在想什么...


  你沮丧地将快滑落鼻尖的墨镜往上推了推,看了眼黑白视野里对面购物楼的大显示屏。


  显示屏上刚好播放着上个月和周棋洛一起合拍的广告,此时画面刚好快到最暧昧的地方:他站在讲桌的一侧,半个身子越过讲桌来到你的面前看着你手里拿着的只咬掉了一小块的超大号棒棒糖。而你只闭着眼睛,眉眼带笑,品味着口中小糖块的美味。


  “好吃吗?”


  说起来惭愧,对于广告你拍摄的时候认真负责,拍完了几乎就不怎么回去看一眼,若非是类似于此等情形——打发无聊的时间才有可能看见。但如果不是这样,你压根不知道周棋洛在这个广告这个画面,眼中带着许晦暗与欲望,看着你的棒棒糖。不,他看的不是棒棒糖,应该是你的嘴唇。


  啊...这种谜一样的思绪,好烦。


  “抱歉,等很久了吗?”


  许墨恰巧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餐厅门口,左右环顾了一下就看见你带着墨镜依旧掩饰不住脸上的愁眉苦脸的表情。而他不仅没有风尘仆仆或是迟到了的慌乱,还对着门口的礼仪小姐轻轻微笑了一下,才慢悠悠走过来坐到你面前。


  “没有,是我早到了。”你这么说着,目光却是扫了一眼腕上李泽言强迫给你扣上的表。


  八点过三分,他迟到了三分钟。


  “应该是我晚了才对,抱歉,路上堵了车。”他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柠檬水放在面前,目光里的温柔与无奈却是透过你一层镜看得片清楚无比,“如果烦了,你大可不必等我,或者对我发脾气也可以。”


  他在服务员对于把菜单递给你还是他之间举棋不定的时候轻笑了一声,接过菜单推到你面前,却并不将手收回来,而是将他那只手侧了一点角度,指尖仍旧停留在上面。你对着那只手失神了那么瞬间,迅速抬头看着他。


  而他在你控诉的眼神下笑得格外温柔,甚至是宠溺,“美丽的小姐总是有任性的权利,不是吗?”


  然而你却在这句话中听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你不要这样看我,”你稍带着点羞涩摘下墨镜,在他看不见的桌下迅速将它甩进包里,在手抬起的时候顺便扯出一张纸巾将口红擦拭得干干净净——这是你的习惯,与其将口红吃进嘴里,不如早早把那碍事的玩意儿去掉。“我不喜欢...总觉得你要算计我。”


  他垂眸低笑一声,收回手撑着下巴,目光依旧温柔:“可我一直都这么笑,也没有算计过你。”


  你笑笑不说话,只是翻开菜单飞速扫了一遍,便又把菜单甩给许墨。


  “你不点吗?”他轻声问。


  你捏着吸管搅动了一下杯子底部的小柠檬片,耸肩无奈道,“被养刁了,其他的都没什么胃口。”想到他刚刚居然拿手撩你,便压下肩膀,胸口衣领瞬间往下掉了一截,刚好露出深沟的那一段开头。而你学着上次电视上看见的“狐狸精”勾引人的动作,将手撑在下颚角,小指的暗红色指甲刚好触及到眼角的那颗小痣,“算啦,就随便点份牛排吧,三分熟,不要用红酒。”


  服务员点头记下,目光却是在你的脸上多逗留了一小会儿,而你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势“含情脉脉”地看着许墨,没有过多分神。


  他却只是伸手在你唇上轻轻擦拭了一下,待他收回手继续看菜单之前,你却像是被时间停止了一样一动不动,余光一直注意着通往厨房那边的通道。


  有个人,刚刚很快地进去了。只有一瞬间,一道残影在你视网膜上闪过。


  不是吧...


  你心中生起不好的预感。


评论链接你懂的

评论
热度(333)

© 哈哈怪 | Powered by LOFTER